第八章 下一個就是你

 

「吃的好飽阿!許杰真是個好人,我要求要吃兩客牛排,他居然答應了。」肚子撐到不行的盛嘉旻整個人癱在自家客廳的沙發上,掀起上衣露出圓滾滾的肚子,裡頭裝的都是許杰滿滿的友情贊助。

 

「阿旻,你確定不吃晚餐嗎?媽媽今天有煎牛排喔!」盛嘉旻的母親從廚房探出頭來。

 

「真的不用了,我現在看到牛排會反胃。」盛嘉旻不加思索地直接回絕。

 

盛嘉旻的家境算是不錯,父親長年在外地經商,家裡目前只有母親、自己以及一位和自己相差十多歲的弟弟,目前還在唸幼稚園。

 

而盛嘉旻的家是屬於獨棟的透天厝,有四層樓高,一樓和二樓租給別人經營髮廊,而三樓則規劃成客廳和廚房,家人的房間通通位在四樓的位置,之前為了出入口能和髮廊確切的分開,這棟房子特地另外建了一座直達三樓的樓梯以供自己家人出入使用,這麼一來,不用擔心髮廊的人會跑到自家裡,自己這方面也不會造成別人營業上的困惱。

 

盛嘉旻拿著遙控器轉過一台又一台的電視節目,似乎沒有想要看的電視節目,索性轉到新聞台看看有沒有什麼新奇的新聞,雖然自己平常並不常看新聞節目。

 

「這是……」盛嘉旻打起了腰桿子,認真地看著目前電視播報的社會新聞。

 

斗大的標題寫著——疑似電梯安全設置出現問題,一名男子失足跌落電梯。

 

當新聞畫面打出死者的名字以及預估死亡時間時,盛嘉旻幾乎是害怕到說不出話來,握著遙控器的手不停地顫抖,因為死者的名字正是自己的好友——徐錦,而法醫研判的死亡時間正是在他們今天去到圖書館的不久之前,也難怪那時候打電話給徐錦都沒接,因為那時候他早就已經死了,而且是摔死的。

 

——疑似電梯安全設置出現問題,一名男子失足跌落電梯。

 

再一次看見新聞的標題時,盛嘉旻手上的遙控器因為手指顫抖的太厲害而不小心掉到了地板上,「電梯」兩個字讓他想到了今天在學校發生的數錯階梯事件。

 

「對,沒錯,那是數錯階梯,而不是多了一階階梯。」盛嘉旻嘴裡念念有詞,一直用這個理由試圖安撫自己此刻的不安,可惜心口不一,越是這麼想,那股恐懼越是不停襲來,就像徐錦還活著的時候所說的話,只有15階,怎麼可能會數錯。

 

「哥哥,玩具壞掉了,你幫我修理。」盛嘉旻這才發現自己的弟弟一直坐在旁邊地板上玩耍著。

 

「對,不要再去想就好了,轉移注意力,好,幫弟弟修理玩具。」盛嘉旻的心臟跳的很快,就像是剛衝刺完百米似的。

 

穩住情緒,盛嘉旻將視線擺向弟弟正在玩的玩具,那是一個滿常見的玩具,玩具的設計是一座高高的樓梯,然後在樓梯的上端連接著圓形向下的溜滑梯,溜滑梯的末端再重新接上樓梯的底端,整組玩具另外配置了四隻小企鵝,這四隻小企鵝會順著軌道設計而慢慢地爬上樓梯,最後再經由溜滑梯滑到樓梯的最下方,不斷地重複相同的動作,形式單調,卻是小孩子們的最愛。

 

「玩具哪裡壞掉了?」望著那組玩具,電池顯然還有電,因此階梯還在帶動著,而下上連接樓梯的溜滑梯也接的好好的,實在是看不出來那裡出了問題。

 

「哥哥,你注意看!」

 

盛嘉旻看著弟弟將手上的小企鵝一隻又一隻的放在樓梯下端,四隻小企鵝隨著軌道的設計一階又一階慢慢地往上爬,直到爬到最後一階時……

 

一隻、兩隻、三隻……然後四隻……四隻小企鵝通通從階梯上摔了下來……

 

盛嘉旻慌了,那四隻小企鵝就像自己和另外三個朋友……

 

第一隻摔下去的是駱亦凱,然後第二隻是徐錦,最後剩下的兩隻就是自己還有張鼎元。

 

「哥哥!」

 

盛嘉旻回過神來。

 

「我在弄一次給你看!」小男孩說著就準備要將摔到地面上的小企鵝擺回去。

 

「不要!」盛嘉旻一腳將玩具整個踢開,小男孩看著自己的玩具被哥哥踢壞,當場嚎啕大哭了起來。

 

「哇——」

 

盛嘉旻的母親聽到哭聲,立刻從廚房跑了出來。

 

「你為什麼要把弟弟的玩具踢壞。」婦人質問著,而小男孩依舊哇哇大哭。

 

「不要管我!」盛嘉旻跑向樓梯,他想要回房間去,不過卻在通往四樓的階梯前停了下來,他想起了小企鵝摔下來的畫面,今天就算是高度只有 一公尺 ,運氣不好還是有可能會摔死或者變成……植物人……

 

今天在許杰請吃牛排的時候,從他口中得知了一件令人震驚的事情,那就是簡宜已經死了,而且是在駱亦凱死掉之前,這很難不讓他聯想到駱亦凱和徐錦的死是否跟她有關。

 

盛嘉旻越看眼前的階梯,心裡越是感到恐懼,最後他走回了客廳,小男孩的哭聲此刻已經停止,而婦人則怔怔地望著他,不解他又走回來的舉動。

 

「我晚上睡客廳沙發。」盛嘉旻說完就窩在沙發上,儘管身邊不斷傳來母親的苦口婆心,要他回去房間睡,盛嘉旻依舊無動於衷,甚至拿過一旁的抱枕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漸漸地,盛嘉旻感覺眼皮越來越沉重,儘管現在只是晚間七點多,最後他進到了夢鄉。

 

不知道睡了多久,開始有一陣奇怪的聲音在整個三樓不斷地回盪著,這吵雜的聲音弄得盛嘉旻越睡越不安穩,緊閉的眼皮不斷地顫動,直到最後受不了,逼迫他不得不甦醒過來。

 

睜著眼睛,周圍的視線晦暗不明,估計只有亮著 一兩 盞小燈,不過徹底醒來之後才發現那吵雜的聲音此時越發明顯。

 

從沙發上坐了起來,赫然發現那吵雜聲音的製造者居然是自己的母親,他看見自己的母親在廚房和往一樓的樓梯口來回奔跑著。

 

「媽!妳在做什麼?」盛嘉旻對著忙碌的母親喝道。

 

原本不斷奔跑的婦人忽然在樓梯口停下了腳步,樓梯口上方設有一盞小黃燈,背對著盛嘉旻的母親慢慢地把頭轉了過來,不知道為什麼,在黃燈的照射下母親的臉孔居然有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覺,讓盛嘉旻不寒而慄。

 

忽然……婦人衝著盛嘉旻嘴咧咧地一笑,接著倒向樓梯往一樓的方向。

 

「媽!」盛嘉旻嚇到,立刻三步併成兩步往樓梯口跑去,中途還被沙發旁的矮桌撞了一下膝蓋。

 

等到他跑到樓梯口時,看見母親已經躺在樓梯下面,什麼都不想立刻跑下樓梯,可是當他抱起自己的母親時,一陣疑惑立刻從雙手傳至腦門。

 

「嘻——嘻——」

 

懷裡的女人傳出一道詭異的笑聲,盛嘉旻不自覺地打了個冷顫,低下頭望著自己心裡認為的母親,背脊已經爬滿了冷汗。

 

女人把塞在盛嘉旻懷裡的臉孔慢慢地轉向他……

 

「我來找你了!」

 

簡宜!

 

「阿——」

 

盛嘉旻猛然地從沙發坐了起來,窗外射進白茫茫的陽光,客廳裡呈現一片明亮,但是卻不見半點寧靜,桌上的市內電話不停地響著。

 

「喂!」盛嘉旻伸過手接起電話。

 

「阿旻,媽媽現在人在醫院,所以要麻煩你自己打理三餐嚕。」電話一端傳來一道女聲。

 

「醫院!」盛嘉旻握緊了電話筒。

 

「沒事啦,之前有跟醫生約好時間要做一些檢查,之前忘了先跟你說。」

 

「這樣阿!」

 

「嗯!那沒什麼事了,我要掛了。」婦人掛掉電話,獨自躺在醫院的病床上望著已經打上石膏的斷腿,關於來醫院的真正原因,她說不出口,試問她如何有辦法對自己的親生兒子說出到醫院的原因是因為她半夜被自己的兒子給推下樓。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