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杰愣了一下,抬起頭怔怔地望著婦人,嘴巴微張,好像要說些什麼,不過卻始終沒吐出半個字。

 

「簡宜她幫助了很多很多的人,我想對於我們的決定,她心裡一定也能夠認同。」婦人站了起來,許杰也跟著將視線往上移。

 

「我等一下還有事要出門,所以沒辦法留你太久,真是抱歉,不過還是很感謝你關心我們家簡宜。」婦人笑了一下,弓著身做出了送客的手勢。

 

許杰自然也不是個不解風情之人,立刻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在經過婦人的那一瞬間……

 

「伯母!」許杰喊了婦人一聲,然後輕輕地抱住了他。

 

婦人先是嚇了一跳,然後立刻理解到許杰的這番舉動只是要安慰她,因此反手輕拍著許杰的背說到:「簡宜有你這樣的朋友,我真的很替她開心。」

 

「好了,這就不打擾伯母您了,我先走了。」

 

婦人送許杰走出屋子的大門,然後目送他離開。

 

一個人走在行人來往穿梭的路上,許杰忽然可以理解婦人的想法,其實對於像簡宜這樣的一個植物人,對很多家庭來說都是沉重的負擔。

 

不過當時許杰會給予婦人一個關心的擁抱,並不是出自於要安慰她的本意,而是自己當時很直接地就想這麼做,也許這就是人們所謂的真性情吧!許杰停在路邊對著空氣有感而發地傻笑。

 

「媽媽!那個哥哥好像笨蛋喔!」一到小女孩的聲音傳進許杰的耳裡,這才讓他發現自己居然在路上出糗了。

 

「噓!妹妹,妳不可以這樣亂說別人,雖然那個哥哥看起來真的好像有點問題。」小女孩的母親叮嚀著,不過說話的音量卻沒有刻意降低,因此這些話就進了許杰的耳裡,無奈的情況下也只能苦笑,其實真正說話傷到他的人是小女孩的媽媽。

 

許杰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掏出了口袋裡的手機,撥了幾通他很熟悉的電話號碼。

 

一個小時後,許杰夥同幾位好友來到了市立圖書館門口。

 

「有什麼好事要分享給我們幾個阿,找我們找的這麼急,我才剛準備要睡覺,就被你摳來了。」盛嘉旻臉上掛著興奮的表情,之前在校園遇到怪事的那段記憶就好像沒發生過似的。

 

「你想太多了,這小子約我們在圖書館門口見面,你真覺得會有什麼好事嗎?肯定是有苦差事要交代給我們辦。」張鼎元瞥了盛嘉旻一眼,好像在看著笨蛋似的。

 

「有道理。」盛嘉旻狐疑地轉頭望著許杰,看的他有點不好意思了起來,因為正如張鼎元所說,他是要他們來幫自己找一些資料的。

 

「還是鼎元了解我!」許杰抓了抓頭,露出了心事被看穿的笑容。

 

「這樣阿。」盛嘉旻有期待落空的感覺。

 

「對了,怎麼沒看到徐錦,你沒打電話找他嗎?不行,我們要一起共進退才是。」盛嘉旻想到立刻掏出手機就要撥給徐錦,不過……

 

「我打過了,他沒接。」

 

「故意的吧!那傢伙!我在打看看。」說完盛嘉旻將停在半空中的手指繼續動作,不過電話響到轉進語音了,依舊還是沒回應。

 

「沒關係啦,也不是多嚴重的事,我想憑我們三個人的能力,很快就解決了。」

 

「說吧!你們我們幫你什麼忙?」張鼎元一句話就問出今天集合的重點。

 

「我需要你們一起幫我找些資料,包括超能力,或者是一些無法用科學理解的現象。」

 

「你該不會是認為你動了個手術之後,就變成超人了吧!想不到你會相信電影演的那一套。」張鼎元忽然覺得很好笑,而且他也真的大笑了起來,絲毫不給許杰保留半點面子。

 

「喂!幫不幫忙!」許杰的臉色有點難看。

 

「進去吧!都已經來了,就當作這次的集會是文學知性之旅吧!」張鼎元對著圖書館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接著走了過去,而許杰和盛嘉旻也抬起腳隨後跟上。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