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爸媽提前回來了嗎?」將耳朵移開門板,徐錦思忖著。

 

直到他不經意地看到另一端的牆壁上寫著兩個大字——

 

4F——

 

嚇!徐錦感覺一道惡寒從腳底慢慢爬上來……他恐懼的原因不是因為自己走錯樓層開錯門……而是這棟樓根本沒有所謂的4F……

 

徐錦嚇到整個人貼在門板上,細長的狐狸眼卻也能夠圓睜,他直視著4F這兩個漆著金漆的大字,然後他聽見了身後的門板傳來有人轉動門把的聲音,讓他立刻跳離了大門。

 

不存在的四樓當然不可能會住著正常的人,失去平衡的徐錦跌坐在地上,此時的門板突然被打了開來,不過中間還掛著一條鐵鏈鎖,以至於門板只能開出一個不算大的縫隙。

 

而那縫隙出現了一隻眼睛,一隻水汪汪的大眼,正常人都會直接認為門板後面站了一個大美女,可是徐錦卻不這麼認為,因為這裡是四樓。

 

「等你好久了!」

 

徐錦傻眼,他聽出了這道聲音的主人,一個有資格出現在四樓的人。

 

「鬼呀!」徐錦大叫,但是恐怖的不只是如此。

 

喀啦——鐵鍊鎖被打開了,門縫變的越來越大,「她」就要出來了。

 

徐錦立刻連滾帶爬的逃離那扇門,然後來到了樓梯的地方,望著向上和向下的兩座樓梯,只是向上就是通往5樓,而向下就是通往3樓嗎?正常情況下3樓上去就是5樓,而5樓下去就是3樓,可是這裡是4樓阿!

 

門縫越開越大,就好像要逗弄徐錦似的,故意不一次打開。

 

昏暗的階梯,就好像是通往地獄的捷徑一般,不斷散發出一股死亡的氣息。

 

「還是坐電梯好了!」徐錦立刻跑到電梯旁,不斷地狂按著上樓和下樓兩顆按鍵,而眼睛則是緊盯著門的方向。

 

希望來的及,徐錦心裡這麼祈禱著……

 

終於……門打了開來……門的地方站了一名女子……而那名女子赫然就是徐錦口中的「她」……

 

登——

 

電梯的門及時打開,眼睛望著那名女子,徐錦二話不說就立刻踏進電梯,不過當他踏進去的那一瞬間,他的心涼了,因為他踩空了,電梯根本沒有下來。

 

碰——

 

徐錦整個人摔到一樓的地方,黑暗的空間裡沒有半點光亮,在下墜的過程中彷彿掉進十八層地獄一般,每零點一秒都是恐懼,直到猛烈地撞在地上那一刻才是結束,也是生命的劫數。

 

徐錦咳出了一口鮮血,慢慢地舉起顫抖的右手直指著上方,電梯依然停在七樓的地方,但是他眼睛所望的不是那座該死的電梯,而是位在四樓那道敞開的電梯門,電梯門透進一點光亮,讓他能夠清楚地看見那裡站了一個人,她眼睛望著下方,揚起嘴角歇斯底里地笑著,那道笑聲迴盪在徐錦的耳邊。

 

徐錦忽然想通了一個邏輯,原本該是15階的樓梯變成了16階,那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多出了第16階嗎?不,不一定是這樣,有沒有可能是從整座樓梯中間硬是插入一階呢,答案是有可能的,因為現在就是這樣的情況,這棟大樓多了一層樓,而多出來的那一層樓並不是所謂的十樓,而是從中間插入的四樓。

 

徐錦的手頹然地落下,臉頰倏地擺向側邊,睜著圓睜的大眼,覆蓋在鮮血下面的那張臉早已經失去了生命的跡象。

 

四樓的電梯門慢慢地關了起來,三樓的上面依舊是五樓,五樓的下面也不會是四樓。

 

「你們剛剛有沒有聽到電梯裡面傳出奇怪的笑聲阿!」一樓電梯門外出現了人的聲音。

 

「你聽錯了吧!」

 

「我沒聽到笑聲,可是我有聽到「碰」的一聲耶!」

 

「奇怪,為什麼電梯都不下來,誰在上面霸佔電梯阿,真是自私。」

 

「算了,走樓梯吧!」

 

      

 

與其他人道別之後,許杰便直接走向醫院的方向,他想要去探望他的高中同學,曾經是六人幫一員的她——簡宜。

 

來到醫院門口,許杰的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棟傳出爆炸意外的大樓,根據新聞的說法似乎是氣體爆炸,而那產生爆炸意外中沒有任何人受傷,但是卻有人死亡,而且只有一個人,那個人就是駱亦凱。

 

不過許杰印象中簡宜的病房並不在那裡,而是在另一棟大樓,雖然沒去探望過半次,不過因為之前高中時後的導師有特別說過,所以才會到現在還記憶深刻。

 

雖然是這樣,不過許杰還是很納悶自己為什麼之前都沒去探望過簡宜,他覺得自己好像快想起來了,不過卻又縮了回去。

 

最近老是這樣,記憶錯亂的情形越來越嚴重,不久前,自己居然還問了張鼎元之後打算念哪一間大學,這也讓他錯愕了一下,因為大學生活都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了,怎麼可能還會問出這樣的問題,這種感覺就像是對張鼎元的記憶還停留在高中時期似的。

 

「是這一間吧!」許杰推開了病房的房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病床,不過只看見一雙腳,因為其它的部份被家屬擋住了。

 

「抱歉,我是來探病的,我是她的高中同學。」許杰拿了一束花慢慢走過去,心情有點複雜,畢竟那麼久的時間沒見過簡宜了。

 

「高中同學?」背對著許杰的家屬抖了一下肩膀,隨即轉過頭來納悶地說道:「你是我女兒的高中同學,可是她今天才念國一呀!」

 

「國一?」許杰愣了一下之後,立刻跑到病床旁邊,這才發現病床上躺的並不是簡宜,而是一位陌生的小女孩。

 

此時走進了一位護士,許杰連忙靠了過去……

 

「請問一下,這裡之前躺的不是一位叫做簡宜的……植物人嗎!」許杰越說越小聲。

 

「這我不清楚,可能已經轉院或者換到別的病房了吧!我也是最近才來實習而已。」

 

「喔!謝謝!」

 

「打擾了。」許杰轉身對小女孩的家屬點了一下頭以示抱歉。

 

後來許杰又找了其他護士尋求這方面的協助,而那位被要求的護士也很熱心幫忙,不過經過查詢卻發現目前醫院裡的植物人裡頭,並沒有一個叫做簡宜的人。

 

「難道真的不在這間醫院了?」站在醫院門口,許杰摸著下巴思忖著。

 

「直接到簡宜的家去拜訪一下好了。」與其自己亂猜測,不如用問的比較快。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