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存在的四樓

「他媽的,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詭異的怪事。」徐錦越想心情越浮躁,如果是平常時候,數錯階梯的話,頂多就是一笑置之,可偏偏現在並不是平常時候,一連串的怪事不斷地發生,首先是在旅館那裡求到一支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籤,然後摔下樓梯的女人莫名其妙憑空消失,接著又踏上了那原本存在卻又消失的第十六階階梯。

 

「難道會是簡宜嗎?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又還沒死,她只是變成植物人而已,只能躺在醫院裡的她又能做的了什麼大事,而且就算要變鬼也得等到死後吧!」徐錦安慰著自己,他心裡不斷地想為這一連串的怪事找出理由,卻又矛盾地急於撇清自己好不容易想出的答案。

 

「還是去看一下,比較保險一點。」走到下一個路口,徐錦拐進另一條路,那裡不是回家的路線,而是前往醫院的方向。

 

時間到了傍晚,徐錦步出了醫院,他兩眼空洞,裡頭塞滿了絕望和恐懼,左搖又晃地一步踏著一步,他已經得到他所想要確認的答案了。

 

「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這麼巧!」徐錦雙手沒入自己的頭髮裡,用力揪著頭髮對天大吼,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引起了醫院門口的守衛前來關心。

 

「這位先生,你不舒服嗎?」守衛客氣地搭上徐錦的肩膀。

 

徐錦一個揮手將守衛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掌狠狠地撥開,隨即衝著他喝道:「我怎麼樣不用你管。」

 

「我……算了,好心沒好報。」守衛垂下了手,慢慢地走回原本所站的位置,而徐錦的身影早就已經離他遠去。

 

徐錦的父母今天都不在家,要等到明天下午才會搭飛機回國,所以這幾天的三餐都是徐錦自己打理,不會者東西吃的他通常都是在外面用過晚餐之後才會回到住家。

 

「老闆,一個排骨飯。」徐錦找了張沒有人坐的桌子坐了下來,左手托著下巴,右手把玩著一雙未拆封的筷子,手指不夠靈活的情況下讓筷子不斷掉到地上,徐錦最後索性不彎下去撿了,又重新拿了一雙。

 

「好詭異喔!」

 

「對阿,會不會是被鬼附身阿。」

 

「好端端的為什麼會被鬼附身。」

 

「誰知道,說不定他做過什麼缺德事吧!」

 

徐錦聽見旁邊一張桌子的幾位女客人好像在談論著什麼事情,他抬頭一看,才知道原來她們在討論的是電視上正在播出的靈異節目,而那靈異節目談論的主題正巧就是駱亦凱摔下樓前那段詭異的舉動。

 

節目裡聘請的幾位特別來賓什麼來頭都有,舉凡是出家的法師到醫院的護士都出現在電視節目裡,而他們幾個的見解卻像事先說好的一樣,通通指向駱亦凱一定是有做過虧心事,才會導致現世報的悲劇發生。

 

這聽起來似乎有警世作用的見解在徐錦聽來卻是異常的刺耳。

 

「老闆,排骨飯不用了。」徐錦淡然地說道。

 

「可是我已經做好了,要不包起來如何?」老闆客氣地建議。

 

「我說不要就是不要了。」徐錦放聲大吼,然後逕自轉身走出店家,留下一臉錯愕的老闆。

 

「他是吃火藥吃飽了是不是!」

 

「對阿!不知道在兇什麼!老闆又沒惹到他。」

 

原本在討論電視節目的那幾個女客人話題一轉,變成在討論現在年輕的教育問題,當然挑起她們這個話題的背後推手就是徐錦。

 

沿路上一直踢著飲料罐的徐錦終於走到了家門口,說是家門口,其實也不盡然,因為他住的地方其實是這棟大樓的其中一層罷了。

 

「怎麼這麼無精打采……」大樓的警衛伯伯關心地問著,不過徐錦好像沒聽見似的直接走了過去,連看警衛一眼都沒有。

 

這棟大樓有9層樓,而徐錦的家就在5樓的右側,因為一層樓有兩戶人家。

 

走到樓梯前,他忽然停下了腳步,平常的他上下樓都是爬樓梯,雖然這棟大樓也有附設電梯,不過根據他自己的說法則是,利用上下樓梯來當作適當的運動。

 

但是……

 

「算了,今天坐電梯。」此時的樓梯對他而言有某種程度上的恐懼,而這道心裡的恐懼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克服。

 

按了一下上樓的按鈕,徐錦雙手抱著胸口等著電梯降下來,因為電梯停留在七樓的位置,故需要一點時間。

 

看著上面的燈號一個亮過一個,765321……這棟大樓沒有4樓,這種情況在一般大樓裡其實很常見,為的只是要避掉人們所忌諱的4字,因為「4」這個字念起來就像是「死」字。

 

徐錦踏進了電梯,迅速地按下5樓的按鈕,然後轉過身照著鏡子,因為他的眼睛好像進了沙子一般有些刺痛。

 

拉開上下眼皮從鏡子裡望著自己的眼珠子,仔細地檢查有無異物在裡面,忽然間……

 

「哇——」徐錦大叫了一聲,往後倒退的身子撞上了電梯的另一側,他剛剛好像在自己的眼睛裡看見一個女人,不過樣子不是很清楚,畢竟當下嚇都嚇死了,哪還有閒情逸致去看清楚出現在自己眼睛裡的女人長什麼樣。

 

登——

 

徐錦又嚇了一跳,原來是電梯的門打開了,抱著驚魂未定的心情,他立刻走出了電梯,而背後的電梯也隨即迅速地關上。

 

徐錦的家在電梯右側,因此他出了電梯之後就很習慣地往右走。

 

站在房門前,徐錦在口袋裡掏著鑰匙,不過口袋好像有破洞似的將鑰匙緊緊纏了住,忽然背後吹來一陣風,這夏天的風吹的他直打哆嗦。

 

「見鬼了,大熱天的,咦——」原本纏在口袋裡的鑰匙忽然鬆開了,徐錦立刻將它拿了出來。

 

喀——喀——

 

「奇怪,怎麼打不開。」徐錦拿著鑰匙在鑰匙孔裡戳弄了老半天,就是沒辦法將門打開,這一個簡單的小動作弄得他滿頭大汗。

 

「咦——」徐錦停下了開鎖的動作,慢慢地將右耳貼上了門板,他聽見了房裡有動靜傳來,而且向門這邊方向靠近。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