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13141516……哈!果然還是16階。」徐錦和盛嘉旻異口同聲地喊著。

 

「你們兩個會不會太無聊呀!」望著階梯上兩個一副滿足模樣的朋友,許杰突然有種被打敗的感覺,搞的他啼笑皆非。

 

「這座樓梯可是這間學校的奇觀呢!想當初引起多大的轟動,誰後來會想到真正原因是多蓋了一階而已。」盛嘉旻開心地說道。

 

「都來到這裡了,上樓去走走吧!」張鼎元拍了一下許杰的肩膀,接著踏上了階梯。

 

許杰搖搖頭跟了上去,不過他可不像徐錦和盛嘉旻那樣無聊還數著階梯。

 

走廊上異常的安靜,完全沒有瞧見任何人影,扶著圍牆,一行人就這麼在走廊上徘徊著。

 

許杰看見前面的門牌上寫著「教職員辦公室」,他發現裡頭有人影在竄動,以為是小偷,趕緊急忙地跑上前去,一把拉開門,結果……

 

「 姜 老師!」

 

「許杰!」裡頭的人影回過頭來喊道,而其他三人也走到了許杰的身後。

 

原來姜舒仁是他們幾個人當時的高中導師,而他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辦公室裡,也是為了要整理一些學生們升學的資料才會出現在這。

 

「怎麼沒看到駱亦凱!」姜舒仁好奇地問,他印象中他們幾個都是一起行動,既然一起回母校的話,不至於獨漏他一個吧!

 

姜舒仁感覺氣氛忽然變的有點凝重……

 

「亦凱……他死了,剛好是最近的事。」張鼎元支支吾吾地說著。

 

姜舒仁長嘆了一口氣。

 

「怎麼會這樣,想當初你們號稱六人幫,結果現在卻剩下四個,不對,應該是四個半才對,因為簡宜沒有死,她只是變成植物人,回想起來,好像昨天才發生過,一個亭亭玉立的女生就這麼昏迷不醒。」回想起往事,姜舒仁的眼眶開始泛紅,伸手抽了一張面紙就往眼角擦去。

 

許杰等人通通低下了頭,姜舒仁口中的簡宜正是當初六人幫裡的第六位成員,她在一天晚自習的時候,被學校巡邏的警衛發現倒在那座擁有十六層階梯的樓梯下,頭部因為受到撞擊才會變成所謂的植物人。

 

因此嚴格來說,那座曾經被傳成靈異事件的樓梯還是有人因為它而受傷,那個人就是簡宜,而經過那件事情之後,學校方面也明令禁止學生繼續留在校園裡晚自習。

 

「關於這件事情,當時大家都很難過。」許杰淡然地說。

 

「事情都過了這麼久了,大家就別再感傷了。」姜舒仁拍著手,要所有人打起精神。

 

「對了, 姜 老師,有件事情想要請問你一下。」徐錦忽然開口。

 

「問吧!」姜舒仁喝了一口辦公桌上的咖啡。

 

「關於那座十六階的樓梯,在我們畢業之後還有引起什麼騷動嗎?雖然我們後來都知道那是蓋錯的,不過新進的新生應該不知道吧!」徐錦突然對這個問題感到好奇,二話不說開口就問,也完全沒考慮到在不久前,自己這些人還在對簡宜從那座樓梯摔下去的事情感到哀慟。

 

很明顯這個問題讓姜舒仁錯愕了一下,此刻的他正挑著眉望著徐錦。

 

「這個問題很怪嗎?」徐錦又問。

 

「是不會很怪啦!只是你們沒發現一件事嗎?」姜舒仁用著疑惑的語氣,不過這麼一來,卻把所有人弄得更迷糊了。

 

「我差點忘了,誰會沒事去注意這個。」姜舒仁「呵呵」地笑了一聲。

 

「 姜 老師,你可以把話說清楚一點嗎?」

 

「雖然說那座樓梯並沒有再度釀下什麼大禍,不過人總是會養成習慣,很多學生反應說多了一階爬起來很怪,甚至偶爾還會有些學生以為到了,卻被最後一階給拌了一下腳,所以……」姜舒仁停止繼續說下去,說了這麼一大串話讓他有點口渴,拿起咖啡又喝了一口。

 

「所以什麼…… 姜 老師你快說阿……」徐錦急忙地問,他心裡有股不祥的預感。

 

放下杯子,「所以在你們畢業後沒多久,那座樓梯就已經打掉重建了,現在跟其它的樓梯一樣都是15階。」

 

「 姜 老師,你是在開玩笑的吧!」徐錦晃著食指,可是臉上已經矇上了一層冷汗,而盛嘉旻的臉色早已經轉為一片慘白。

 

「你們的印象中,我像是會開玩笑的人嗎?」

 

「不是。」許杰代為回答,而至於徐錦和盛嘉旻早就已經在姜舒仁話一說完就奪門而出了,至於他們兩個人的目的地,自然是那座傳言中的樓梯。

 

「 姜 老師,我們先離開了,下次再來拜訪。」許杰拉了張鼎元便往外追了出去。

 

「你們到底……」姜舒仁止住了接下來要說的話,手對著門口懸在半空中,因為他的眼前已經沒半個人了。

 

1234……131415,真的只有15階,那麼那時候……」徐錦和盛嘉旻對望了一眼,不約而同地露出無奈的笑容,「呵呵」的聲音裡充滿了恐懼。

 

「別想太多了,可能是之前潛意識裡以為有16階,所以才會數錯,這個說法是有根據的喔!」許杰走下了階梯,將兩隻手分別搭在兩人的肩膀上輕輕拍著。

 

許杰對著張鼎元使眼色,要他幫忙安慰,不過張鼎元只是聳聳肩,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只有15階而已,會那麼容易數錯嗎!又不是上次那個99階!」一提到上次的事情,徐錦開始慌了起來,因為他想起駱亦凱摔下樓梯那天也多數了一階,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數錯,但是這個訊息就像是一顆裝滿火藥的炸彈一樣,猛烈地衝擊他的思緒。

 

「徐錦……」

 

「不用再說了!我想到我有事情要立刻去辦,所以先離開了。」徐錦甩頭就走,不管其他人在後面怎麼喊就是不于理會。

 

「現在呢?」許杰擺頭望向張鼎元。

 

「鳥獸散吧!至於盛嘉旻的話,我送他回家好了,我知道他在家在哪。」張鼎元扶起還處在驚恐中的盛嘉旻。

 

「也只能這樣了,再見。」話別之後,三人兩路分別朝不同方向離開。

 

走在路上,許杰開始回想著,今天姜舒仁特地提到了簡宜,這讓他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從簡宜摔下樓梯變成植物人之後,自己好像都不曾到她待的那家醫院探望過半次,至於其他人有沒有去就不清楚了,不過想想應該也沒有,要不然沒理由沒邀自己一起去才對。

 

探望一名植物人在實際上其實沒什麼作用,畢竟她不會說話,更不會對自己所說的話有所回應,只是靜靜地躺著,不過這是一種心意的問題。

 

雖然許杰不清楚自己以前為什麼沒去探望過簡宜,不過現在既然再次勾起了這麼一件事情,那麼曾經跟她這麼要好的自己沒理由不去探望她一下,即使是已經過了好幾年。

 

「就這麼決定了,找個時間過去探望一下她吧!」許杰踢著路上的小石子,心裡下了這麼一個決定。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