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重返校園

 

許杰拖著疲憊的身軀,步履蹣跚地走向回家的方向,現在的他感到思緒相當矛盾,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好友墜樓身亡的那一刻,不是心裡應該要很難過才對嗎?更何況他還不是普通的朋友,他是自己的高中死黨。

 

可是很令自己不解的是,就在駱亦凱即將落地的那一瞬間,許杰發現自己心裡居然是開心的,而且是欣喜若狂的那種興奮,只是當時沒有表現在臉上罷了。

 

不過也就只有那麼一下子,之後自己立刻感到一股哀傷湧上了心頭。

 

許杰的腦袋忽然痛了起來,痛到他不得不去用力壓住自己的腦門,他感覺到腦海裡某個角落有一塊記憶想要衝出來,他隱約地感覺到那塊記憶裡面沒有他,沒有自己的記憶還算是自己的記憶嗎?那就好像是被強行塞入的感覺。

 

「呼——」許杰滿頭大汗,勉強地將身體倚靠在路邊的牆壁上,伸出手掌輕按住心臟,它跳動的很劇烈,代表著它很健康。

 

頭痛停止了,心跳也恢復正常的跳動頻率了,許杰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家大宅。

 

「我回來了!」將鞋子任意脫在一旁,許杰打算直接回自己的房間休息。

 

當他經過客廳時,客廳裡的人影吸引了他的目光,客廳裡頭有四個人,其中兩個儼然就是自己的父母,這點是無庸置疑地,只是另外的兩人,許杰並不認識。

 

當他轉身準備離開時,身後傳來一聲喝斥……

 

「阿杰,你怎麼可以這麼沒禮貌,看到人也不會叫,還故意走開。」

 

許杰有點錯愕,回過頭走進了客廳。

 

「我想說你們的朋友來訪,我也不好意思打斷你們聊天,所以才會想說直接經過客廳。」許杰抱怨地說,之前父母的朋友來訪,也不曾刻意要自己過去打招呼,怎麼今天卻有點反常,更何況現在坐在客廳裡頭的那兩位客人,自己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面。

 

「朋友?」客廳裡的四個人當場愣了一下。

 

「什麼朋友!他們兩個是你的舅舅跟舅媽,怎麼出外唸個書,所有的親戚都忘光啦!那怎麼不見你忘了你那堆狐群狗黨。」許杰的母親有些惱怒起來,自己的小孩子行為是這樣,不就正意味著自己教導無方嗎!

 

「舅舅和舅媽?」許杰拉大嗓門驚呼。

 

許杰的母親真的火大了起來,而他的舅媽正努力地勸著她不要動氣。

 

也許眼前的兩個人真的是自己的舅舅和舅媽,只是自己忘記了吧!就像忘記了自己是左撇子,忘記了自己其實是不敢吃魚的。

 

「抱歉,舅舅、舅媽你們好,我因為之前剛動過手術,所以記憶變的有些混亂。」說完許杰逕自離開客廳,頭也不回地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手術後會這樣嗎?」

 

「怎麼可能,那小子肯定是在裝傻!」

 

「可是看起來不像阿!」

 

客廳裡開始討論起許杰來,當然已經回到自己房間的許杰是聽不到了。

 

「我既然連自己的舅舅和舅媽都會忘記,怎麼會那麼好笑。」許杰手掌枕著後腦勺望著白花花的天花板。

 

「雖然好笑,可是我卻一點都笑不出來……我到底是怎麼了……」許杰側過身閉上眼睛,與其不斷煩惱,不如先暫時什麼都不要再去想。

 

             

 

過了幾天,許杰等四人參加完駱亦凱的喪禮……

 

「你們倒是說說看,駱亦凱的意外會不會跟那天我們抽到的籤有關係阿!」徐錦忽然想到。

 

「不要亂猜啦!好像說的我們也會死似的,我們又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更何況還是四個人。」盛嘉旻沒好氣地說。

 

「四個人!有喔!」張鼎元不經意地脫而口出。

 

「有什麼?」許杰猛然地停下腳步,轉頭望著張鼎元。

 

「什麼?」張鼎元愣了一下,似乎忘記剛剛不經意地說出什麼話。

 

正當許杰還想繼續追問時,徐錦突然大叫一聲。

 

「阿!難得大家都在,我們回去母校走走如何?」許杰感覺徐錦這句話似乎是衝著自己說的,有種想要打斷自己追問下去的意味,算了,可能是自己想太多了吧!

 

「這提議不錯喔!要不要去呀!」張鼎元用手肘撞了一下許杰。

 

「也好。」許杰笑了笑,不過心裡有種詭異的感覺,總覺得自己好像知道些什麼,不過卻又好像不知道些什麼,又是什麼奇怪的記憶準備要闖進來了吧!

 

一但有了共識,事情就順利多了,一行人就這麼往學校的方向前進……

 

「好久沒回來看看了。」站在校門口,遙望著緊密相鄰的教學大樓,許杰心中充滿著無限的感慨,雖然高中三年的生活都離不開這小小的校園,但是這三年裡卻充滿著再也無法重現的回憶,許杰突然有種慶幸的感覺,關於這座校園的記憶並沒有錯亂掉,甚至遺忘。

 

徐錦對盛嘉旻使了一個眼色,看懂徐錦的用意,盛嘉旻揚起了嘴角,隱約露出那有些黃漬的牙齒。

 

「衝阿!」徐錦和盛嘉旻忽然死命地往前衝。

 

「喂!你們兩個要跑去哪阿。」許杰和張鼎元不自覺地追在後面跑了上去,追了一小段距離之後,猛然地踩了煞車。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