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該死的活不了

 

除了駱亦凱在事發當晚被送進醫院之外,剩下的四個人並沒有馬上離開他們所投宿的溫泉旅館,他們打算隔天一早再離開,接著到警局作筆錄。

 

對於駱亦凱摔下去之前所發生的怪事,之後並沒有任何人再提起過,就算硬是搬上檯面來談論,也不知道要談論些什麼,畢竟除了駱亦凱,剩下在場的三個人也全都是一頭霧水,更遑論是不在場的張鼎元。

 

事實上,沒有再被提起的事情還有一件,那就是關於當晚他們遇見的那個詭異的她,比起駱亦凱更早摔下階梯的女人。

 

隔天一大早,許杰等人已經打理好自己的行李,準備離開這是非之地,在離開之前,他們四個人在最上面的一層階梯一字排開地坐著。

 

「希望駱亦凱沒事才好。」許杰有氣無力地說道。

 

「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張鼎元拍了一下許杰的肩膀,然後背起自己的行李站了起來,逕自走下階梯。

 

「走吧!回去看看駱亦凱的情況如何!」張鼎元回過頭對著所有人說道。

 

拖著疲憊的腳步一階一階的往下走,比起剛來到這裡時,簡直就是天堂地獄兩樣情。

 

儘管腳步再怎麼緩慢,階梯再多層也有走完的一刻,站在階梯下方,春光一樣明媚,空氣一樣清新,而那台騙錢的求籤機器同樣地座落在樹叢裡,不一樣的是五個人此刻卻變成了四個人。

 

四個人並沒有多作停留,在回頭多望了一眼旅館之後便頭也不回的起腳離去,這麼一來,階梯下方就從四個人變成了沒有半個人,而在眾人沒有發現到的地方也有了一些明顯的改變,那個地方就是曾經綁著三張籤紙的那棵樹上,曾幾何時已經變的只剩下一張籤紙綁在上頭了。

 

       

 

「是這裡吧!」許杰等四人根據護理站的指示來到了一間病房前面,推開了病房的門證實了他們幾個沒找錯地方,這裡是駱亦凱所待的病房。

 

「亦凱,你還好嗎?」盛嘉旻小聲地問。

 

「你們幾個是誰?」駱亦凱嘟起了嘴巴,歪著頭打量著眼前幾位陌生人。

 

此時一名護士恰巧拿著一份文件夾走了進來。

 

「你們幾個是他的朋友嗎?」護士小姐親切的問道。

 

「請問一下,我朋友他是怎麼了,好像不認識我們幾個似的。」許杰對著身邊的護士問道。

 

「那是當然,他連自己的父母都不認得了,更何況是你們,醫生說,他摔壞了腦子,除了失憶之外,目前的心智也變的跟幼稚園小孩差不多,不過如果你們多跟他說說話,也許他會有想起你們的一天。」護士的臉上堆起了一個無奈的笑容,檢查完該檢查的事項之後轉身走出了病房。

 

「我要吃漢堡和炸雞。」駱亦凱拉著徐錦的衣角,翹起嘴巴,一附可憐的模樣,不過那撒嬌的臉孔掛在一個二十多歲的男生臉上實在是有些令人噁心。

 

徐錦忽然靈機一動,低著頭衝著駱亦凱就是詭異的一笑,這讓駱亦凱立刻縮回了手,警戒地回望著徐錦的視線。

 

「只要你乖乖的回答我的問題,我就買炸雞還有漢堡給你吃好嗎?」

 

「你想做什麼?」許杰心裡忽然感到有點不安。

 

「你看著就知道。」徐錦回過頭沒好氣地說,接著又轉回正面:「你還沒說好不好喔!」那張狐狸臉看起來就是一附陰險狡詐的模樣。

 

駱亦凱點點頭,然後笑了起來,只因為他聽到等一下就有炸雞和漢堡可以吃了。

 

「我問你,你那天到底看到了什麼?」徐錦直接了當的問,不過駱亦凱似乎沒有聽懂這個問題,皺起眉頭不發一語的看著徐錦。

 

「抱歉,我想我的問題可能問的不夠清楚。」徐錦抓了抓自己的後腦勺,接著又問了一次:「我的意思是說,在你摔下階梯之前你到底看到了什麼?」徐錦在說到「階梯」兩個字時刻意加重了語氣。

 

「階梯……階梯……」駱亦凱情緒忽然慌張了起來,眼睛開始四處張望。

 

「對,階梯。」徐錦又說了一次。

 

「我不知道……不要問我……我不要炸雞還有漢堡了。」駱亦凱捂著自己的耳朵猛搖著頭。

 

「你快點說,你到底是看到了什麼?那個「妳」指的是誰?」徐錦不放棄地繼續追問,伸出雙手猛烈地搖晃著駱亦凱的肩膀。

 

「你不要再逼問他了,當時站在他面前的不就是許杰嗎!你到底想要問些什麼?」盛嘉旻出手制止徐錦,不過卻被他一把推開,一時重心不穩跌坐在冷冰冰的地版上。

 

「你到底在幹嘛?」張鼎元喝道,然後走過去將盛嘉旻扶了起來。

 

對於徐錦所提的問題,許杰也很納悶,如果那天駱亦凱看到的人不是自己的話,那麼會是誰,腦中的記憶碎片又開始動了起來,他感覺好像又有些記憶被抽離了一般。

 

受不了徐錦的激烈搖晃,駱亦凱將他的雙手給撥了開,眼睛又開始四處張望,而當他看見正一臉困惑的許杰時,忽然放聲大叫了起來。

 

「阿——」駱亦凱放聲不停地大吼,不管其他人怎麼勸都沒有用。

 

「你們到底對病人做了些什麼!」之前離開的那名護士夥同一名醫生衝進了病房,原因當然就是聽到了駱亦凱的吼叫聲。

 

「快點拿鎮靜劑過來。」醫生對著身旁的護士說道,而那名護士隨即跑出了病房,此時的駱亦凱還在大吼,而且情緒越來越激動。

 

「麻煩你們先離開病房好嗎?」醫生要求道。

 

「抱歉,我們不知道會變成這樣。」

 

「沒關係,我想請你們先離開再說,這裡我們會處理。」

 

「走吧!」張鼎元帶頭走出了病房,而方才離開病房的護士也在此時拿著鎮靜劑錯身跑了進來。

 

        

 

駱亦凱的叫聲充斥著整層樓,然後越來越小聲,最後安靜了下來。

 

被請出病房的四個人正待在外面大廳的椅子上,坐立難安。

 

「藥效發作了吧!」許杰喃喃地說著。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