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看什麼?」徐錦的一句話打斷了許杰的思緒。

 

「沒什麼,想些事情而已!」許杰淡然地回應。

 

打了個飽嗝,徐錦也湊到了窗邊,他還是想看看許杰到底在望些什麼。

 

「你……居然一個人偷偷欣賞……」徐錦睜大眼睛瞪著許杰。

 

許杰愣了一下,這才真的將早已渙散的視線望向窗外的景象,窗外正巧對著今天爬上來的那座階梯,但是重點並不是那座階梯,而是在階梯那裡站了一位身材看起來婀娜多姿的年輕女子,應該是吧!畢竟看不到臉孔,但身材姣好這點倒是無庸置疑的。

 

「她一定失戀了,所以才一個人待在那裡,我得趕緊出去安慰安慰她。」徐錦的表情告訴許杰說他根本是想要去搭訕,跟所謂的安慰完全扯不上任何關係。

 

看見徐錦急急忙忙地跑出房間,剩下三個人知道原因之後也跟在後頭跑了出去,只留下許杰一個人委靡地倚靠在窗邊。

 

當徐錦跑到階梯那時,那名女子還沒有離開,稱的上是幸運。

 

「小姐,妳一個人嗎?」徐錦喘著大氣問著,不過那名女子只有稍微動了一下肩膀,當徐錦還想繼續開口詢問時……

 

「妳是因為失戀才出來散心嗎?」盛嘉旻脫口而出,他的出現讓徐錦疑惑地轉過頭,這才發現除了許杰之外的另外三個人通通跑來了,這樣的情況讓他有些不高興,畢竟這是他先發現的獵物,如果許杰不算的話。

 

許杰靠在窗邊,望著外面的那群人,他的好友們不斷地向女子比手畫腳,口沫橫飛地說著,雖然自己這邊並無法聽見他們在說些什麼,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那名女子似乎很難搞定,從頭到尾她除了轉過身來,保持著低頭的姿勢之外,似乎沒有任何其它多餘的反應產生。

 

「這群傢伙看樣子是碰到座冰山了。」許杰竊竊地笑著,不過下一秒發生的事情卻讓他瞪大了眼睛。

 

那名女子突然間摔下了階梯……

 

許杰見狀,立刻起身衝出了房間,心裡祈禱著可不要弄出人命來。

 

「你幹嘛推她!」徐錦指著駱亦凱的鼻子問。

 

「不是我,我的雙手一直擺在後面,怎麼能說是我推的呢,我看是鼎元吧!」駱亦凱一句話將矛頭指向張鼎元。

 

被點到名的張鼎元立刻把過錯推給盛嘉旻,就這樣四個人把責任推來推去,沒人願意承認是自己動的手,完全沒想到要趕緊下樓梯去看看那名女子的情況。

 

「先下去看看吧!說不定她沒事!」張鼎元這才想起現在並非互相推責任的時候。

 

「這裡有99階耶!摔下去怎麼可能會沒事,你們要下去看的話自己下去,恕我不奉陪。」駱亦凱臉上一附不關自己的事情一樣。

 

「我們快點下去看看情況吧!」張鼎元說完便拉著盛嘉旻和徐錦準備下去,不過盛嘉旻和徐錦卻推開了他的手。

 

在張鼎元看來,盛嘉旻和徐錦這樣的舉動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他們的想法和駱亦凱一樣。

 

「缺德!你們幾個會有報應的。」張鼎元下去前對著其他人隨口說了這麼一句重話,不過很顯然那幾個人並不在乎。

 

在無光的夜晚裡,只靠著幾盞路燈照耀的階梯其實撐不上太安全,尤其是在腳步如此急促的情況下。

 

張鼎元沿路一直張望,因為他猜想那名女子很可能會跌落到一半就停了下來,不過一直到他來到了最下面一階,都還是沒有發現到那名女子的蹤影,這讓他情緒有些焦躁了起來,這麼大一個人影怎麼可能會找不到。

 

「你們幾個做了什麼好事!」許杰一看到盛嘉旻等三人立刻破口大罵。

 

「真的不是我們推的,是她自己摔下去的。」盛嘉旻揮著雙手不停地否認。

 

「鼎元呢?」許杰這才發現到張鼎元並不在。

 

「他下去找那個女人了!」徐錦開口回答,不過語氣裡卻充滿著恐慌。

 

駱亦凱雖然背對著許杰,不過他那咄咄逼人的質問語氣讓他心裡感到有些不爽,他不悅地回過頭準備對許杰嗆聲。

 

「我說許……」駱亦凱才吐出一個字,臉色瞬間刷白,指著許杰的手指懸在空中顫了半天,原先醞釀的氣勢瞬間消失無影無蹤。

 

駱亦凱態度的落差讓在場的其他三人看的是一頭霧水。

 

「我怎麼了。」許杰食指指著自己往前踏了一步,而駱亦凱卻往後退了一步,彷彿害怕許杰靠近自己似的。

 

「原來是妳,一切都是妳搞的鬼……」駱亦凱大吼,但是聲音裡卻是滿滿的恐懼,盛嘉旻發現到他的臉上已經佈滿了冷汗,而且在不算冷的夏夜裡,他手上的汗毛卻一根根直豎起來,這很顯然是因為恐懼所造成。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亦凱。」盛嘉旻對這不明的狀況也開始慌張了起來。

 

「對阿,他是許杰阿,怎麼從你的語氣聽起來好像他不是許杰似的。」徐錦急忙地說,事情的發展完全讓他無法捉摸。

 

「他本來就不是許杰。」駱亦凱的聲音越來越顫抖,腳步也持續在往後退。

 

到底駱亦凱是看見了什麼,除了他自己之外,所有人都是一頭霧水,尤其是許杰,照駱亦凱這麼說起來,如果自己不是許杰,那麼自己是什麼?

 

可是在他那越來越錯亂的記憶裡頭,自己的的確確是叫做許杰沒有錯,這點他可以拍著胸脯保證。

 

「你先不要慌,先過來這邊好嗎?」許杰發現駱亦凱離階梯邊只剩下一步不到的距離,再往後退的話就會立刻摔了下去。

 

「妳的意外根本就不關我們的事!」說完駱亦凱又往後退了一步,結果腳底一個踩空,整個人重心往後方倒去,許杰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卻抓了個空。

 

三個人就這樣眼睜睜地看著駱亦凱摔了下去……然後沒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奇怪,為什麼都找不到,難道她自己站起來走掉了嗎?這有可能嗎?」張鼎元一邊往上走,一邊不斷地抓著自己的頭髮,他一直想不通為什麼連個影子都沒看見。

 

忽然間……

 

咻——

 

張鼎元感覺有東西飛速地從他身邊經過,然後從階梯上方傳來了一聲……

 

「駱亦凱——」

 

張鼎元這下子終於了解到剛才經過自己身邊的黑影是什麼了,他當下立刻回頭往下方跑去,最後他看見了……全身血跡斑斑倒在血泊中不醒人事的駱亦凱……

 

很快地,其他三個人也跑了下來。

 

「我已經打電話叫救護車了。」張鼎元對著後來趕到的三人説著。

 

階梯下,四個活跳跳的人圍著一個生死未卜的人,為此次的渡假之旅提前劃下了一個不完美的句點。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