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詭「憶」

 

果然如那名婦人所言,在她離開不到十五分鐘之後,旅館方面立刻呈上了各式各樣美味的餐點,在色香味三方面都呈現高水準的表現,而對於這美味佳餚最開心的人莫過於駱亦凱,因為如果繼糟糕的溫泉之後又端上難吃的料理,那麼他可能無法確定自己是否還有命可以活著離開這個地方,帶著笑容欣賞明天的日出。

 

「我等不及了,我先開動了。」盛嘉旻興奮地大喊,現在的他可以說是餓的一蹋糊塗。

 

「等一下,你要做什麼?」許杰伸出手緊緊抓住那隻忽然橫到自己面前的手,那隻手裡的筷子只跟桌上的烤魚差不到 一公分 的距離。

 

盛嘉旻皺起眉頭望著許杰,因為被抓住的那隻手的主人就是他。

 

「你現在是在裝傻還是真的忘記,以前只要你的餐點裡頭有魚時,都是我負責幫你吃掉的,怎麼你現在卻……」盛嘉旻說著話的同時,眉頭越鎖越緊,而那隻被抓住的手似乎還想要繼續往前。

 

「你的意思是說……我不敢吃魚?」許杰狐疑地望了他一眼,然後哈的一聲。

 

「難道不是嗎?其他人也都知道吧!」盛嘉旻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許杰掃視著其他人的反應,如同盛嘉旻所言,其他人的反應似乎都跟盛嘉旻如出一轍。

 

「我想如果不是你們幾個記錯,就是你們聯合起來故意整我,我很喜歡吃魚,沒理由我自己喜歡吃些什麼東西,我自己會搞不清楚吧!」許杰鬆開了抓住盛嘉旻的手,而被握痛的盛嘉旻立刻將手伸了回去。

 

許杰的話說的也不無道理,哪有人會不知道自己喜歡吃些什麼,不過其他人似乎不這麼認為,依舊納悶地望著許杰。

 

「別看我了,趕快吃吧!」許杰感覺自己被注視到有些不舒服起來。

 

許杰舉起筷子就要夾向自己桌上的烤魚,不過卻又被喊了住。

 

「等一下!」

 

「又怎麼了,嘉旻!」許杰有點不悅地擺過頭望著盛嘉旻,猜不透他到底又要說些什麼奇怪的話,難道是對自己盤中的烤魚還不死心嗎?

 

「你什麼時候改成用右手吃飯了,你不是左撇子嗎?」盛嘉旻指著李杰拿著筷子的右手。

 

「左撇子?」這次李杰並沒有立刻回話,而是喃喃了一句之後開始動了動自己拿著筷子的手指,意外的發現到居然異常的不順手,這個結果讓他嚇了一大跳,試挾了一下菜,果然一夾起來馬上就又掉回盤子裡去。

 

他拋下手裡的筷子,將右手手掌移到自己面前,望著自己的手,眼神裡充滿了驚恐與疑惑。

 

「為什麼我會認為我自己是個右撇子,可是事實上我卻是個左撇子。」許杰伸出左手拿起了筷子,這下子不管挾什麼東西都變的易如反掌,儼然就是個天生的左撇子。

 

「你到底是怎麼了?」坐在他旁邊的盛嘉旻伸手推了推許杰的身體,不過許杰似乎還沒從自我的錯愕裡醒過來。

 

許杰想起了剛剛盛嘉旻說過的話。

 

「你現在是在裝傻還是真的忘記,以前只要你的餐點裡頭有魚時,都是我負責幫你吃掉的,怎麼你現在卻……」

 

許杰左手拿著筷子,迅速地挾了一塊魚肉就往嘴裡塞,不過才一放進嘴中,許杰下意識地立刻將嘴裡的魚肉吐了出來,此時忽然有一塊記憶碎片出現在腦海裡,那塊記憶碎片告訴著許杰說自己確實不敢吃魚,因為小時候曾經因為被魚刺哽到喉嚨而差點喪命。

 

「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我會忘記我是左撇子?為什麼我會認為我喜歡吃魚?這到底是為什麼?」看著自己的雙手,許杰感覺自己越來越慌張,心裡越來越不安。

 

「也許是因為手術的關係吧!」張鼎元無厘頭地冒出這麼一句話。

 

「手術後會這樣嗎?」許杰立刻反問在場的所有人,不過除了他自己之外,所有人都選擇低頭不語,這樣的動作等於是給了許杰一個否定的答案。

 

「不管如何,你就是你,這樣就足夠了,或許之後你就恢復正常啦!」徐錦安慰道,除了說些表面話之外,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是這樣嗎?」徐錦的安慰似乎起了作用,許杰的情緒也跟著緩和了下來。

 

這場突如其來的騷動終於在徐錦的一句激勵的話之後劃下了休止符,只是這樣的一個疑惑卻就此深植在所有人的記憶深處,對許杰自己而言更是如此。

 

事後,許杰允諾將烤魚遞給了盛嘉旻,不過卻被盛嘉旻一口氣回絕。

 

「我說許杰,你當真以為我是專門撿人家不要的阿!更何況你吐出來的那塊魚肉還沾在整條魚上頭,這樣子誰敢吃阿。」盛嘉旻氣憤地說道。

 

而那條烤魚就因為這樣被擱在一旁,莫名奇妙被養大,然後被開腸剖肚,接著又被莫名奇妙地拋在一邊,牠的一生就這麼活在「莫名奇妙」四個字裡。

 

用過餐後,所有人都癱在地板上動彈不得,因為實在是吃的太撐了。

 

許杰將身子慢慢挪到窗邊,手肘撐著窗台,眼睛對著窗外遠目,腦海裡想的都是用餐時所發生的事情,也許被張鼎元說對了,因為打從手術後醒過來,自己就發覺記憶裡好像有哪裡變的不太一樣,而且是一直在變化著。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台電腦裡的硬碟,裡頭的資料被不斷地更新,甚至開始錯亂起來,例如自己是左撇子這件事情,就像是被改了檔名一樣藏匿起來,然後又新增了一個自己是右撇子的檔案,直到發現跟事實有所衝突時,才又回過頭去搜尋被更改過檔名的記憶,更直接的說法便是對相同的一件事情,卻存在著兩種不同的認知,而這兩種認知也許相輔相成,也許相互衝突。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