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死籤

 

明媚的春光溫暖著所有人的心,也為出外旅遊的人們譜下一章美好的序曲,無論是哪個世紀,任誰也不會希望在外出時遇到下雨吧!

 

「快!快!快!你們幾個怎麼慢吞吞的。」張鼎元一個人獨自走在前頭,轉身催促著落後的其他人。

 

「誰像你一樣精力旺盛阿,而且你走的這麼快,難道都忘記許杰的心臟不好嗎?」隨後跟上的徐錦彎著腰,右手搭在張鼎元的肩膀上氣喘吁吁的說道。

 

「我……」

 

「沒關係啦,別忘了一件事情,我現在的心臟可是一顆健康到破表的心臟喔!」包含許杰在內的最後的三個人總算也到達的目的地。

 

「對嘛!許杰現在說不定比我們幾個還要健康呢!」張鼎元像是轉移注意般的哈哈大笑,用力拍了一下徐錦的肩膀,結果換來一個白眼。

 

當眾人還在打鬧之際,盛嘉旻的視線卻一直停留在某個方向,發現到他的異常,許杰也將眼睛順著他的視線擺了過去,想知道他到底在看什麼,居然看到如此出神。

 

「不是這樣子搞的吧!」許杰的表情有些無奈,映入他眼簾的是一座非常長遠的階梯,實際的階梯層數無法一眼以概之,而他們所要前往的溫泉旅館則好死不死地座落在階梯上頭。

 

此刻其他人也同樣注意到了這一點,只是反應有些不同罷了。

 

「我要先休息一下,要我現在就爬上去,除非用刀子架著我,不然說什麼也不從。」徐錦說完便像無賴似的直接癱坐在地上,不過張鼎元的表情似乎不是很贊同他的說法,一副就是要立刻衝上去的模樣。

 

「大家先休息一下巴吧!」許杰發現氣氛有些異狀,立刻打著圓場說。

 

而最先發現階梯的盛嘉旻似乎又看見了什麼新玩意兒。

 

「喂,各位,趁著這段休息時間,我們來求隻籤吧!反正閒著也是閒著。」盛嘉旻指著一旁被樹叢稍微掩蓋住的一台小機器,看起來像是那種投十塊錢求一支籤的無聊遊戲,不過卻意外地引起他們幾個的濃厚興趣。

 

「我先來!」湊上前去的駱亦凱從口袋裡掏出一枚十元硬幣,投進機器之後立刻換得了一支籤,他迅速地將它打了開來。

 

『大凶,死』

 

「這什麼爛籤阿!」駱亦凱大吼了一聲,立刻引起其他人的注視,而這些人手上也都拿了一支籤,只是綁在籤上頭的繫線還沒拆開。

 

「你怎麼不也去求支籤,就剩你沒有而已。」駱亦凱發現只有許杰手上沒有拿籤。

 

「我對這類的事情沒有興趣。」許杰笑笑地推託道。

 

「我的也是這樣。」徐錦瞠目結舌地望著自己手上的籤,他籤裡的內容也只有三個字,那就是『大凶,死』。

 

駱亦凱和徐錦立刻湊到盛嘉旻和張鼎元的身邊,想要立刻知道他們兩個籤裡的內容是否也是如此。

 

四個人圍成一圈,各自將手上的籤攤在所有人的視線下,一樣的內容導致四張一樣的怒容,感到極度無奈的四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各自嘆了一口氣。

 

「被耍了,這年頭居然還會有像我們一樣白癡的人,興致沖沖地拿錢去換一支毫無意義的籤,而且還是大凶。」駱亦凱將手上拿的那張小紙條隨意的揉成一團,接著隨手一拋,落進了身旁的矮樹叢裡,不見了蹤影。

 

「這樣隨便亂丟不太好吧!」徐錦皺起了眉頭,瞇成一直線的眼睛看起來像極了狐狸。

 

「得了吧!小狐貍,難道你要我將這支神經病的籤帶回家供俸阿。」駱亦凱冷哼了一聲。

 

「你們看,這裡有寫說如果抽到兇籤的話,可以將籤紙綁在樹上,藉此將惡運轉移到樹上,我覺得這種事情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想還是綁上好了。」盛嘉旻說完顛起了腳尖,將手上的死籤牢牢地綁在他所能綁上的最高位置,目的是希望不要因為綁太低而被人扯了下來。

 

在綁籤的同時,盛嘉旻發現身邊多了兩個身影。

 

「我相信你說的,我覺得這種事情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徐錦對著盛嘉旻笑了一下。

 

「我也是……」另一邊的張鼎元也說。

 

忙碌了一下子,扣除掉許杰和駱亦凱的剩下三個人,很滿意地望著自己剛才的傑作,一旁的樹上多出了三張突兀的白色紙條,就像是開了幾朵白色小花似的,有一種額外的美感。

 

「好了,看你們幾個耍完猴戲,我想我們可以走了吧!」駱亦凱等的有些不耐煩。

 

休息過後的所有人,開始爬起那長遠的階梯,而在這場的所有人都沒有發現到一件詭異的事情,那就是剛剛他們所投下的四枚十元硬幣正好端端的躺在退幣口裡,一般遇到這種情況來說,要嘛就是機器故障,要嘛就是……有鬼。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