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凱,幹嘛一臉愁眉苦臉的模樣,難道我重獲新生不值得你為我開心一點嗎?」許杰半開玩笑的說道,經過他這麼一說,其他人立刻把視線放到駱亦凱身上。

 

忽然感覺到眾多視線猛盯著自己看,駱亦凱像是突然驚醒一般抬起頭,連忙揮著手解釋道:「沒有啦,怎麼可能不替你高興呢!哈哈!」

 

搔著頭,駱亦凱硬是擠出了一個勉強的笑容。

 

「那你在想些什麼,是不是哪個倒楣的女孩被你看中了。」盛嘉旻調侃著,臉上掛著不安好心的笑容。

 

「不是啦!我是在想……等等……什麼叫倒楣的女孩?我也是有行情在的好嗎!」駱亦凱聽出盛嘉旻話裡的涵義,立刻換上了另一張表情。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到現在還是沒有女朋友?」

 

「那是……因為……我眼光太高!」駱亦凱越說聲音越小,這意味著心虛。

 

「是這樣嗎?」盛嘉旻歪著嘴,一臉不太相信的模樣。

 

「說我!那你呢?還不是一樣!」駱亦凱氣勢忽然衝了上來。

 

「我……」盛嘉旻指著自己,支支吾吾地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哈哈!別我我我了,在場的所有人都一樣啦!都是有身價的黃金單身漢。」許杰哈哈大笑地陳述一個事實,只不過這個事實很明顯被誇大並且扭曲了。

 

「身價?黃金?我倒覺得我們幾個比較像是沒人要的廢物流浪漢。」徐錦嘆了一口氣,聳了一下肩膀。

 

這句話立刻引起所有人哄堂大笑。

 

止住了大笑,張鼎元擦拭掉眼角的淚水,穩住情緒說道:「我說許杰,這個大二的暑假,你該不會打算就在一直待在病床上吧!」

 

「怎麼可能,大學生寶貴的暑假怎麼能這樣浪費掉,更何況……」許杰激烈的反應著。

 

盛嘉旻搶著說:「更何況我們幾個也只有暑假期間才能見面,開學後大家又得各自回奔到自己學校所在的縣市去了,所以……」

 

「所以我們要趁著暑假還沒結束之前,好好的一起出去玩一趟是吧!」徐錦接下去說。

 

「沒錯!就是這樣!」駱亦凱打了個響指。

 

這幾個默契極佳的高中同學就像是事先套好劇本似的一句又一句的接下去。

 

「但是重點來了,要去哪裡?」許杰環視著在場所有人,而這句話一出,所有人就像是被嚇到一樣,通通安靜了下來,有人一臉茫然,有人低頭沉思,終於……

 

「我想到了!」

 

所有人立刻望著說話的駱亦凱。

 

「快說阿!」徐錦吼向說到一半突然出神的駱亦凱。

 

駱亦凱回過神來,「聚萊山那裡前年發現到有溫泉存在,所以一下子就有許多溫泉業者進駐聚萊山,一下子就熱鬧了起來,怎麼樣,咱們去泡溫泉吧!」

 

盛嘉旻的臉色忽然變的沉重起來,這讓駱亦凱看的有些不解。

 

「怎麼了,你不贊成嗎?」駱亦凱用手推了一下盛嘉旻,出乎意料地,他忽然轉過頭來怒視著駱亦凱,忽然間……

 

盛嘉旻換上了一張心花怒放的笑臉,伸出手搭著駱亦凱的肩膀說道:「好小子,這個建議實在是太棒了。」

 

駱亦凱有些嚇到:「你那麼喜歡泡溫泉?」

 

盛嘉旻嘴巴抿成一直線,伸出食指左右擺動,開口說:「不不不,泡溫泉只是順便而已。」

 

「泡溫泉只是順便而已?」許杰抓了抓頭,連他也都聽傻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有機會可以認識女孩子,你們想想到時候會有多少年輕女孩子去泡溫泉。」一想到這裡,盛嘉旻的口水都流了下來,擦都來不及擦。

 

「我怎麼沒想到過泡溫泉還有這麼大的附加價值。」徐錦兩眼放光,情緒極度興奮。

 

「那找旅館的事情就交代給你去處裡囉!亦凱!因為這是你提議的。」張鼎元拍了拍他的肩膀。

 

「要慎選阿!」盛嘉旻提醒著,不過他的眼睛裡卻透著一點寒光,感覺就像是在說著「你若沒選好旅館,到時候你就吃不完兜著走」。

 

「遵命,小弟我絕對不會辜負大家的期望的。」駱亦凱站了起來,左手貼齊褲縫,右手五指併攏,對著所有人敬禮。

 

「裝模作樣,哈哈!」許杰很慶幸自己有機會可以交到這麼一群好朋友。

 

「好了啦!我們這群來搗亂的人也該走了,讓許杰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張鼎元站了起來,揮手驅趕著其他人。

 

「那我們先走囉!你要乖乖的喔!」徐錦像摸小孩子似的揉著許杰的頭頂。

 

「快走啦!」許杰撥開徐錦的手沒好氣的說。

 

幾秒後,病房內就只剩下許杰一個人,當一個人獨處時最容易想東想西,他自然也無法例外,他想起張鼎元所提到的六人幫,自然也就想起了曾經是六人幫一員的她。

 

自從發生那件不幸的事情之後,她就再也無法和大家一起行動了,六人幫這個名詞也因此而畫下了句點。

 

轉過身將枕頭擺放好,將手掌枕在後腦勺,望著白花花的天花板,自從手術成功後,許杰總感覺自己好像遺忘了些什麼,更奇怪的是有些記憶變的越來越模糊,而有些記憶卻越來越清晰。

 

側過身,許杰閉上了眼睛,準備進入甜甜的夢鄉,如果不是夢到惡夢的話!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