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渡假計劃

 

散佈著濃烈藥水味的醫院裡充滿了人,等待看病的病患以及幫病患服務的醫生和護士們無時無刻地穿梭在這看似潔白無暇的醫療空間裡,誰又曉得瀰漫在空氣中的病毒和細菌又有多少呢?也許一個吸氣就吸入了數以萬計的髒東西。

 

看病會養成一種習慣,尤其是對老人家來說,上醫院就好像在自家廚房閒晃似的,不過這些上了年紀的健康病患對醫生們來說也相當好處理,那就是開一些藥物給他們就可以解決了,諸如維他命C之類的健康食品。

 

因為這些老人家真正生病的地方不是那堪稱健康的身體,而是那脆弱孤單的心靈,他們藉由假裝生病來引起家人或者醫生和護士們的關心,用來填補心靈上所遺失的空缺,如此簡單罷了,當然這也只是少數一部份,真正會出入醫院的人大部分是真的身體健康出了問題。

 

「馬上進行心臟移植手術!」醫生大聲喊叫。

 

「求求你,醫生,你一定要救活我兒子。」一名中年婦人緊抓著醫生身上的白袍不放,而她身旁的病床上則躺了一位年紀約莫二十出頭的年輕小夥子,不過情況很顯然,他已經進入了昏迷狀態。

 

「 許 太太,請妳放心,救活病患一向是我們身為醫療人員的職責,我們一定會盡全力的。」醫生輕柔地將婦人的手從自己身上移開,從那顫抖不已的手可以感覺到婦人的擔心。

 

下一秒,幾位院方人員將連同病患一起的病床推離了病房,以火速的速度推往手術室的方向,而那位中年婦人也立刻跟在後頭跑了上去。

 

病患被推進了手術室,而那位婦人最後則被擋在手術室門外。

 

「 許 太太,這次準備要移植的心臟很健康,妳就在手術室外面等著手術後的好消息,我相信手術一定會進行的很順利,要對我們有信心。」

 

婦人點點頭,交握在胸口的雙手連同身體不斷地顫抖,她的兒子一生下來心臟就有問題,能活到現在也已經算是奇蹟,而這次剛好遇到有人捐贈器官,但是對於手術的危險性和後遺症,婦人心裡還是很擔心,她害怕手術失敗後,不用等到嚴重的心臟病發那一刻,自己兒子的命就已經先交代給牛頭馬面了。

 

在最後一名手術人員進入到手術室後,門外寫著「手術中」三個大字的燈立刻亮了起來,開始了這場與死神搶人的心臟移植手術。

 

手術室外,婦人焦躁不安地等了又等,一下子坐在椅子上,一下子又在走廊上來回地踱著步,雖然其他的親戚朋友要她坐下來睡一會兒,但是她堅決不肯,她怕睡著之後會錯過手術結束的那一刻,即使有人跟她說手術結束會叫醒她,固執的她依舊聽不進去任何人的規勸。

 

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手術中」的燈號忽然暗了下來,婦人立刻衝到門邊守著,交握在在胸前的雙手不停地搖晃。

 

手術室的門從裡面被打了開來,婦人立刻抓住頭一位走出來的醫生問道:「手術的結果怎麼樣?成功了嗎?我的兒子呢?」

 

「 許 太太,妳現在可以安心了,手術很成功。」醫生拿下口罩,輕輕地拍了一下婦人的手背,臉上掛著手術後的倦容。

 

「謝謝你們,真的非常感謝。」婦人放開了手,感激的眼淚也隨之落下,心裡那顆大石頭終於放下的她雙手一攤立刻昏了過去,身後的親友連忙將她往後倒的身子撐住。

 

「她的壓力太大了,藉這個機會讓她休息一下。」

 

「換成是誰都會如此吧!更何況動手術的還是她的獨子,對於先生老早就已經去世的她而言,那孩子可是她活著的唯一精神寄託。」

 

「是阿!如果手術不小心失敗,我想我姊也活不下去了。」婦人的弟弟將她背了起來,準備帶她到病房裡好好的休息一下。

 

             

 

樸素單調的病床上躺著一位年輕小夥子,病床前面的牌子清楚地寫著他的名字——許杰。

 

「誰幫我調整一下病床,不然我這樣很難跟你們幾個聊天。」平躺在病床上的許杰說道。

 

一位年紀看起來跟許杰差不多大的男生開始搖起病床旁邊的手把,病床也逐漸地彎了起來。。

 

「停,就這樣,謝了。」要是許杰再不喊卡,他可能就要挺直著腰桿子跟其他人說話了。

 

病床的旁邊圍繞著四個大男生,除了剛剛幫忙調整病床的那個人以外,其他三個人的年紀也都差不多,當然這不是碰巧,因為這四個人都是許杰的高中同學,而現在他們都已經畢業了,只是因為感情實在是太要好,所以一直以來都還有在聯絡。

 

「很感謝你們幾個特地來探望我,而且還帶了花過來,雖然換成其它東西我會更開心點,不過還是很感動。」許杰伸出手玩弄著擺在一旁的花束。

 

「有就已經不錯了,還挑。」盛嘉旻推了推鼻頭上的眼鏡沒好氣地說。

 

「客套話就不用多說了,誰叫我們以前高中時候是六人幫呢!」說話的是張鼎元,剛剛幫忙調整病床的男生,比起其他人,他的體格明顯壯了許多,不過他卻有一張稍嫌稚氣的臉孔,常常被其他人取笑說他的頭是不是撿來的,不然怎麼看起來會跟身體這麼的不協調。

 

「說話注意一點!什麼六人幫!」盛嘉旻用手肘撞了張鼎元一下,這才讓他意識到自己不小心說錯了話。

 

「你們幾個也不要這麼敏感,當時誰能料想的到會發生那樣的意外。」徐錦連忙地打圓場,他瞇起眼睛說著,原本就很細長的雙眼看起來幾乎變成了一直線。

 

「小狐狸說的一點都沒錯,大家不要想太多了,雖然不關我們的事,但她畢竟是我們的朋友。」許杰附和道。

 

「喂!什麼時候才可以停止叫我小狐狸阿。」徐錦鼻孔噴著氣瞥了許杰一眼。

 

「那改叫老狐狸好了,誰叫你長的那麼像狐狸。」

 

「你們以為我願意呀,因為這張臉,常被誤認為我是個心機很重的人。」徐錦用食指指著自己的臉忿忿地說。

 

「難道不是嗎?」張鼎元冷冷地插上這麼一句。

 

「你……算了!」徐錦雙手抱著胸,將頭擺到一旁,頭頂上還不斷冒著煙。

 

「哈哈——」許杰、盛嘉旻和張鼎元同聲笑了起來。

 

許杰停下了大笑,皺起眉頭望著一直沒有說話的最後一個人——駱亦凱。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