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安靜,尤其是在這無雨的夜晚。

但該死的,窗外居然響起了刺耳的敲擊聲,不予理會卻越敲越大聲。

掀開棉被,無力的走到窗前,透過毛玻璃,我看見了玻璃的另一邊有著一道朦朧的白影。

還是會動的白影。

是阿飄,錯,阿飄沒那麼小,也沒那麼無聊,出現在我宿舍的阿飄通常都是直接穿越窗戶進到我的房間,從來不會事前知會,當然也不會先敲個兩下。

既然不是阿飄,那麼那坨白影是什麼呢?

別急!待我打開窗戶先。

窗戶一開,天阿,居然是小黑!

先幫牠自我介紹一下,小黑是我老家養的白鴿,鴿齡一年六個月,目前未婚,平時的工作就是吃鴿飼料兼四處拉屎,偶爾出出差,就是所謂的飛鴿傳書。

在手機費高漲的現在,用飛鴿傳書實在是一項經濟又實惠的方法,但偶爾也會有漏信的情況發生。

去年就曾經發生過這麼一次,當時負責傳書的老黑(也就是小黑的父親)居然失蹤了,我一度以為他被某處公園的母鴿迷失了自我,但事後卻發現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沒錯,牠殉職了,一位ptt的網友說他在中部某個攤販上看見了牠,也就是老黑。

因為發生了這樣令人感傷的事情,曾經讓我母親一度不願意再使用飛鴿傳書,但迫於經濟考量,還是狠下心招募了小黑。

 

回到正題,我取下了小黑腳上的家書,隨便招待了牠一下便放牠回家。

家書寫了整整兩大張,沒有使用排版大法,由此可看出家母文字虎爛的功力不在我之下。

待我分析之後,整封家書只有一個重點,那就是「你的公關贈書已經收到了」。

大驚!我以為會在書籍正式上架之後才會拿到公關書,沒想到出版社的效率如此之快,其實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正常狀況,只是跟我預期的有些落差而已。

但重點是,我忘記跟編輯說公關書要直接寄到我現在工作的地方了,我跟我的書一南一北,一股莫名的惆悵感油然而生。

那是一種淡淡的哀傷,猶如在生日過後一個禮拜接到朋友的生日祝福,雖然很感謝,但你記錯日子了,我的好友。

一年回家次數用手指數的出來的我如果想要摸到自己書寶寶的書皮,也只能等到4/30書籍上架了,到時候我肯定會到7-11光明正大地偷摸個幾下,然後再放回架上^^”

面對人生的第一本書,無法做第一時間的親密接觸,實在是遺憾阿。

總之就是差個幾天看見實體書而已,實在是不需要這樣大驚小怪,好吧!我承認我工作上遇到了一點瓶頸,需要發洩一下,敬請見諒。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