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你問問看佳琪,看他願不願意當你女朋友。」聽見蕭承這麼一說,張嘉浩心裡「咯噔」了一下,因為他剛好說中了他的心聲,只是想也知道答案是不可能。
 
「你剛剛說什麼?」路佳琪轉過頭望了蕭承一眼。
 
當蕭承準備把話重新說一便之際,張嘉浩立刻插嘴說道:「他說妳怎麼還不趕快寫下願望。」一滴冷汗從他的額頭滑落了下來。
 
「唉!膽小鬼!」蕭承嘴裡嘀咕著。
 
「我嗎?」路佳琪伸手指著自己,眨了眨大眼睛。
 
「不然會是鬼嗎?」
 
「其實我也不知道要寫些什麼。」路佳琪聳了聳肩,然後苦笑了一下。
 
「隨便寫吧!不然沒辦法進行下一個步驟。」蘇文勤催促著。
 
「好吧!」路佳琪打開麥克筆的蓋子,俯下身寫了起來。
 
——我希望未來一年能過的順遂,不要發生什麼意外。
 
「好了!」
 
其他四個人瞠目結舌地望著那一行字,這樣的願望似乎跟在過生日時許了希望大家都身體建康的願望沒什麼兩樣。
 
「會不會太含糊了一點。」蕭承說完嘴巴抿成了一直線。
 
「不會啦,開始放天燈吧!」路佳琪拉起了天燈的一角,在車頭燈的照射下,上頭出現了五顏六色的文字,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塗鴉,這些難看的塗鴉都是蘇文勤和張嘉浩的傑作,很顯然繪圖技巧還停留在幼稚園的階段。
 
畢竟放天燈對這幾個人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之事,因此很快地便點燃了燈火,當天燈被熱氣撐的鼓脹時,五個人不約而地鬆開了手。
 
抬頭看著天燈懶懶地升空,下方傳來眾人的掌聲和歡呼聲。
 
不過當天燈升到大約 七米 高時,忽然颳起了一陣風,原本垂直升空的天燈立刻被這陣怪風帶向這條馬路的另一端,所有人立刻將視線跟了過去,天燈下方的景象隨著天燈經過而慢慢浮現。
 
「那是什麼?」路佳琪指著天燈的下方一處,不過等到其他人把視線移過去時,路佳琪所指的位置早就已經恢復到一片漆黑。
 
「妳剛剛是看到什麼?」張嘉浩好奇地問。
 
「我剛剛看到……」路佳琪正要開口。
 
「阿——天燈燒掉了。」曾于芯急到不斷跳腳,之前放天燈都沒有失敗過,雖然說到了最後天燈一定是會燒掉,只是以前都沒有這次來的快,從剛始到結束都還不到五分鐘。
 
掉下來的天燈化成一團火球,將著地的四周圍照的發亮,而出現在眾人面前的畫面是……
 
「我剛剛看到的就是那個……」路佳琪指著泛著火光的位置。
 
「墳墓!」除了路佳琪和蘇文勤之外,剩下三人異口同聲地大喊了出來。
 
「文勤,這地方不是你找的嗎?怎麼你大白天的沒發現這裡過去是一片墓地嗎?」張嘉浩抓著蘇文勤的肩膀猛烈地搖晃著。
 
「我當然知道。」
 
「你知道你還……」張嘉浩還想說些什麼,不過卻被蘇文勤的手勢打斷。
 
「所以說……今晚的特別節目……準備登場囉……」蘇文勤臉上泛起了一抹古怪的笑容。
 
「特別節目!」剩下的四個人目光不再望著那已經燃燒殆盡的天燈,而是望著蘇文勤那陰惻惻的臉孔。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