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神經病阿!許這什麼願望。」路佳琪有些不悅地瞪了蕭承一眼,她不高興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她怕遇到鬼,而是蕭承憑什麼許了一個把所有人都拖下水的願望,不過心想也就算了,反正鬼這種東西本來就是杜撰出來的產物,試問一堆社會案件中,有哪一則是寫說鬼殺人,而那些靈異節目所講述的故事是真是假都還是個問題,況且故事說到最後都是虛驚一場,更令人質疑故事的真實性。
 
「真的不賴耶!」與路佳琪反應相反的是曾于芯,五個人之中最愛驚悚的她,她平常的興趣就是看鬼故事和看鬼電影,不過說實在話,她也不相信鬼的存在,只是單純喜歡這類東西罷了,如果可以的話,她還滿想經歷一下遇鬼的情況,只是一直以來都沒有機會可以讓她嘗試。
 
「對吧!我就知道妳一定認同我的看法。」蕭承舉起手和曾于芯擊了一下掌。
 
對於蕭承的願望,蘇文勤和張嘉浩並沒有太大的反應,而是在天燈上一陣塗鴉之後,開始寫起自己的願望。
 
「你在寫什麼?」曾于芯將臉湊到了蘇文勤旁邊,眼睛看著他正在寫的字。
 
「我……希……望……可……以……永……遠……地……跟……于……芯……在……一……起……」曾于芯隨著蘇文勤寫下的速度,一個字一個字的跟著唸出來。
 
寫完後,蘇文勤在這行字旁邊落了款,簽下自己的名字和日期。
 
「夠了喔!連許個願望都要這麼噁心。」蕭承故意調侃著。
 
「我好高興喔!」曾于芯親了蘇文勤的臉頰一下,然後捲起袖子說:「我也來。」
 
「寫好了!」曾于芯拉好衣袖,滿意地審視著自己寫的願望。
 
——我希望可以永遠地跟文勤在一起。
 
「不虧是一對,連噁心的程度都一樣。」蕭承望著兩行寫著希望跟對方長廂思守的願望,還是覺得自己許的願望比較有爆點,不過比起兩年前蘇文勤用天燈許願的方式跟曾于芯告白比起來還是遜色了一些,只能說他當時真的很敢,都不怕如果告白失敗的話,現場氣氛會變的很尷尬,不過也許他是有絕對的把握才會這麼做的吧!
 
這下子連張嘉浩都已經寫完願望。
 
「你的願望是……」蕭承望了一下,然後念了出來,「希望今年能不再孤家寡人一個……」
 
蘇文勤皺起眉頭盯著張嘉浩看,越看眉頭鎖的越緊。
 
「你……對……對我的願望有問題嗎?」張嘉浩莫名的心虛起來。
 
「我想他是認為你的願望太難達成而感到困惑吧!」蕭承抬起張嘉浩的下巴,左右打量著他的長相,當然張嘉浩一聽就知道蕭承在暗喻些什麼,因為自己確實是長的不怎麼樣,圓圓的大餅臉再加上綠豆般大的眼睛,說實在話,只有瞎了眼睛的人才有那麼一點機會看上自己。
 
「你管我許什麼願望,比起我來,你許的願望更難達成!說到這裡,要見鬼我想比見總統還難吧!」張嘉浩移開蕭承的按在自己下巴的手。
 
「那這不一定喔!」蕭承忽然將臉湊近張嘉浩,用著極陰森的語氣說著,然後咧開嘴巴陰惻惻地笑了起來。
 
張嘉浩對此感到頭皮一陣發麻,彷彿有一隻針扎了自己的心臟一下。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