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燈引路
 
曾經高掛在藍天上的金色太陽終究抵擋不了日夜交替的不變法則,在時間的推移下它沒入了遠處的山頭後。
 
夜晚的來臨並不意味著休息時間的到來,反而是人們剛要開始活動的時刻,馬路上來往了行人和車輛明顯比白天多了許多。
 
某條大馬路的路旁停了兩輛機車,機車上總共坐了兩男一女,會停在路邊的原因很顯然不是因為機車故障,而是在等人,等著遲到的人。
 
「怎麼還沒來呀!都已經超過十分鐘了,該不會忽然打電話說不來了吧!他們不來我們可是沒有天燈可以放呢。」路佳琪雙手抱胸,臉上露出有些不耐煩的神情。
 
「說曹操,曹操就到,你們那邊看,他們兩個出現了。」蕭承話一說完,其他人就看見一輛機車不顧危險直接穿越馬路來到旁邊。
 
「你不要命啦!等一下綠燈是會死喔!」坐在蘇文勤後面的曾于芯用力地打了一下他的肩膀,嘴巴不斷地碎碎念著。
 
「你們兩個也太會拖了,不會是去哪裡約完會才急忙趕過來的吧!」蕭承面帶笑容地揶揄著,讓曾于芯羞愧地將臉躲到蘇文勤的背後。
 
「你們幾個,要聊天等到了目的地再聊也不遲,這裡的車子來來往往,烏煙瘴氣的。」沒帶口罩的張嘉浩用手捂著嘴巴催促著其他四人,也就是說參加這一次活動的人總共只有五個人,說起來不算多也算少。
 
放天燈的活動一向都是由蘇文勤策劃,所以這次也不例外,而且為了讓活動每次都能保有新鮮感,蘇文勤每次都會找尋一個新的地點來施放天燈。
 
放天燈的地點只有蘇文勤一個人知道,因此他載著曾于芯騎在前頭,而剩下的三人兩台車則乖乖的跟在後面。
 
隨著機車油槽內的汽油逐漸減少,一行人慢慢地遠離了都市的塵囂,不過比起往常來說,這次的目的地似乎遠了許多。
 
「文勤,還沒到嗎?」蕭承將機車加速移到蘇文勤的旁邊,因為郊外的風勢有點大,讓他必須拉開嗓子吼著。
 
「就快到了,別忘了上次就是因為跑的不夠郊外,掉下來的天燈差點燒掉了附近的住家。」蘇文勤回吼著,因為今天的風實在是特別的大,比起之前他自己來探路時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蕭承點點頭之後將機車的速度放慢,讓機車慢慢地重新跟到蘇文勤的屁股後面。
 
風勢奇跡似地逐漸變小,最後居然變成無風的狀態,實在是令人感到弔詭,不過眾人並不在意這件事,因為他們的目的地到了。
 
所有人下了車將機車立好,蘇文勤二話不說開始張羅著放天燈的工具,包括天燈、麥克筆以及打火機等……
 
張嘉浩離開機車往前走了幾步,環視了一下四周的環境,比起以前放天燈的地點,這裡確實是空曠了許多,不,應該說是荒涼了許多。
 
除了來時的這條馬路,其餘的地方都是一片紅土,雜草也不多,遙望著馬路的另一端,那是一片無止境的漆黑,不過這也是算是正常,因為這附近根本連路燈也沒看見半隻,唯一的燈光來源就是機車的車頭燈。
 
不過那片漆黑卻讓人感到一股涼意,彷彿有什麼躲在那團黑色迷霧裡。
 
「嘉浩,過來呀!站在那發什麼呆,難不成有美女出現在那裡阿!」路佳琪嘻嘻地笑著,手裡正拿個一隻藍色的麥克筆。
 
張嘉浩回過神來,走回到機車旁邊蹲了下來,「最好是在這荒山野嶺的地方會有美女出現啦!如果有的話應該是女鬼吧!」
 
「哈!」路佳琪笑了一聲,遞給了張嘉浩一隻紅色的麥克筆,蘇文勤所帶來的天燈已經擺好放在地上,所有人正攪盡腦思地想著要寫些什麼。
 
「女鬼呀!還真想遇遇看呢?不過很難吧!如果那麼好遇的話早就遇到了,不用等到現在都二十好幾了還是只能看一點都不恐怖的恐怖片。」曾于芯咬著麥克筆,若有所思的說著,他們這幾個人其實並不全然相信鬼魅之事,甚至認為那只是活著的人所編造出來的世界,也就是說事實上,鬼並不存在。
 
「有機會遇到的話似乎也不錯喔,挺刺激的說。」蕭承說著說著,忽然想到了什麼,低下頭開始在天燈上寫著。
 
「你在寫什麼阿!」路佳琪把視線移到蕭承的筆下,然後睜大眼睛捂住嘴巴。
 
「這個願望不賴吧!」
 
蕭承把手慢慢移開,下面露出了一行字。
 
——我希望我們幾個都有機會遇到「鬼」。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