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中午用過餐之後,蘇文勤頂著大太陽出門去準備晚上要用到的天燈,以及去辦理他對曾于芯說要辦的事情,至於是什麼事情,曾于芯一向不會去過問,這也是彼此互信的表現,因為她堅信若是過度干涉對方的話,往往會導致感情的碎裂。  


現在是大 三升 大四的暑假,正值炎炎的夏日,曾于芯一個人窩在她和蘇文勤共同居住的小窩裡,冷氣機徐徐的吹出冷風,面板上的設定溫度顯示十六度,可是實際溫度卻一直維持在二十八度降不下來,看樣子不是太陽太毒就是冷氣出了問題。
 
「怎麼會這麼熱呀!」曾于芯一手拿著扇子不斷地對自己搧著風,一手也不斷地拉著衣領,儘可能的讓自己涼爽一點。
 
隨著時間慢慢的流逝,距離跟其他人會合的時間也越來越接近,不過蘇文勤卻還不見人影,這讓無聊窩在房間裡的曾于芯顯得心情有些煩躁。
 
「怎麼電視打不開……」曾于芯拿著遙控器對著電視機猛按,不過電視機的螢幕卻是固執地保持一片漆黑,直到……
 
嗶——嗶——嗶——
 
聲音是從後方冷氣機傳來的,這才讓她發現原來手上拿的是冷氣機的遙控器,急忙地換過之後,電視機的螢幕終於亮了起來。
 
轉了老半天都轉不到想看的節目,只好將畫面停在新聞台看些新聞消息,話雖這麼說,但是曾于芯並也不是很認真在看,而是不時地瞥向手錶上的時間。
 
新聞一則接著一則的播報著,從政黨互揭瘡疤的政治新聞到發生車禍的社會新聞再到介紹外國風景的生活新聞,終於……
 
喀——
 
聽到門把的聲音,曾于芯立刻從恍惚的意識中清醒過來,將頭探向房門,隨著房門打開出現在眼前的她在熟悉不過的人影。
「你終於回來了,我等到都快睡著了。」曾于芯有氣無力地說著。
 
「對不起啦!因為有點突發狀況,所以事情不是辦的很順。」蘇文勤縮了一下脖子,他其實有點驚訝,因為平常發生這樣的狀況時,曾于芯都會板著一張撲克臉給他看,不過這次顯然是因為她等到累了,所以也沒力氣發脾氣了。
 
曾于芯慵懶地從地板上爬了起來,「天燈呢?」
 
「在這裡!」蘇文勤高舉著手上的大袋子。
 
「走吧!遲到的話肯定會遭到那幾個傢伙的毒舌。」蘇文勤才剛踏進房門就又轉身走了出去。
 
「還不都是因為你……」曾于芯跟上蘇文勤的腳步跑了出去,反手將房間的門輕輕帶上。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