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蘇文勤還在竊笑之際,忽然飛來一顆抱枕不偏不倚地砸中的他的臉,讓他頓時嚇了一跳,隨手抓起地上的抱枕張望著四周,他看見曾于芯的身體還保持著投擲的動作,定格在那裡。
 
「妳幹嘛忽然拿抱枕丟我?」雖然被抱枕丟到並不會痛,但是還是會覺得有些莫名其妙。
 
「你還敢問為什麼,我從剛剛就一直在問你話,結果你好像靈魂飄走了一樣,坐在原地不停地傻笑,活像個白癡一樣。」曾于芯吹鬍子瞪眼睛地怒視著蘇文勤。
 
聽到曾于芯這麼一說,蘇文勤立刻了解到發生了什麼事,他慢慢地挪動屁股靠近曾于芯,並且溫柔地問:「我知道都是我的錯,所以可不可以麻煩妳把剛剛要對我說的話重新再說一遍。」
 
「注意聽喔!」曾于芯無力地嘆了一口氣。
 
蘇文勤點頭如搗蒜。
 
「我剛剛是問你說……你的生日就快要到了,不知道你想怎麼過。」
 
「我的生日阿!」蘇文勤翻著眼睛摸著下巴思忖著,「我想今年就熱鬧一點好了,找些朋友來我們房間裡一起慶祝,不然之前都是我們兩個單獨出去吃個大餐而已。」蘇文勤興奮地說。
 
「好是好啦,不過房間內塞得下這麼多人嗎?」曾于芯納悶地回答。
 
「妳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的朋友不就那幾個而已!」
 
「哈哈,也對啦,我差點忘了。」曾于芯哈哈大笑起來。
 
「喂!妳笑成這樣讓我很難堪耶,身為我的女朋友,妳至少要笑的稍微含蓄一點吧!」蘇文勤鼓起了腮幫子,用手指不斷地戳著曾于芯的大臂,不過她還是止不住的大笑,還好房間內沒有其他人在,不然這場面叫蘇文勤情何以堪。
 
「停了啦,我有事情要跟妳說。」蘇文勤猛然地搖晃著曾于芯的身體。
 
「什麼事?噗嗤——」曾于芯正努力忍耐著。
 
「明天晚上我們不是要跟蕭承他們幾個一起去放天燈嗎?」
 
「是阿,等這個暑假過後我們就升大四了,新的學期到來總是要許些願望。」曾于芯雙手交扣在胸口,滿懷期待的說著,對於她來說放天燈是別具意義的一件事情,因為她會跟蘇文勤開始交往的原因就是因為天燈,當時還只是朋友的他們第一次跟著其他人一起去放天燈,而當時蘇文勤在天燈上寫下的願望就是能追到自已,而那一天晚上她便答應了蘇文勤的告白而成為了他的女朋友。
 
「我負責去買天燈,然後順便去辦一些事情,所以可能會晚一點回來,不過不會拖到晚上啦。」
 
「喔!好阿!那我就在房間裡等你回來。
 
「嗯嗯!」
 
「對了,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放天燈時發生的事情嗎?」曾于芯很刻意地提起這個話題,對於女生來說,所謂的紀念日是重要的。
 
「第一次放天燈的事情?」蘇文勤一臉苦惱的模樣。
 
「你該不會忘了吧!」曾于芯的情緒開始變的糟糕起來,因為她認為如果回答不出來的話,就表示不在乎彼此之間的感情。
 
蘇文勤忽然收起苦惱的表情,繼而用一種妳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想什麼的眼神望著曾于芯。
 
「你……你幹嘛用那種眼神看我!」曾于芯被看到臉紅了起來,一股莫名的心虛湧上心頭。
 
「當然記得,那是我跟妳告白,同樣也是我們開始交往的日子。」蘇文勤哈哈大笑。
 
「你根本就記得,剛剛還故意假裝忘記,好過分。」曾于芯用力捶打蘇文勤的手臂,雖然有點暴力,但這卻是她獨一無二的撒嬌方式。
 
「好了,別打了,再打下去,我明天就沒辦法騎車了,除非妳要載我,反正妳也有駕照不是嗎?」蘇文勤握住了曾于芯的手腕,他的手臂還有一陣麻麻的感覺。
 
「最後一個問題,那你還記得那天你最後跟我說了什麼?」曾文芯翹起嘴巴,一臉得意洋洋的樣子。
 
「當然記得,我說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情,我絕對不會丟下你一個人。」蘇文勤小力的捏了一下曾于芯的鼻頭。
 
「我就知道你不會忘記。」曾于芯說完便躲進了蘇文勤的懷裡,像極了一隻不安分的小貓咪。
 
蘇文勤溫柔地順著她的頭髮,腦子裡想的是別件事,不由自主地又竊笑了起來,當然曾于芯並沒有發現。
創作者介紹

圈羊人的窩-圈養文字的羊圈

kensa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